Menu

央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续签货币互换协议并扩大规模

0 Comments

中国央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续签货币互换协议并扩大规模

中新社北京11月25日电 (记者 魏晞)25日消息,经国务院批准,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续签了货币互换协议。

在这个世界上,满足需求的手段几乎是无限的,永远在变化,这几年是AI,再过几年会是什么谁都不知道。但是需求是非常有限,而且是非常稳定的。如果我们能把需求理解清楚,就可以以不变应万变。

10月16日,FUS猎云网2020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在北京金茂万丽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创业者共聚一堂。

金沙江联合资本投资副总裁焦梦津表示,寻找人工智能领域的蓝海市场,一个核心就是需求大于供给。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是新需求,之前很少呈现,所以在这里面的玩家很少。第二种是需求本来就存在,但是有一些外部影响让这个需求扩大了,导致供给不足,会又创造出一个新的蓝海。

第二个涉及到最近整个融资环境,以及咱们现在经济周期的问题。现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创业者,尤其是AI企业,应该在研发管理上做的更加精细一些,比如我们的流程怎么样去做,职能边界怎么定义好……因为AI企业大部分研发成本很高,人才很贵,研发过程中涉及到其他的成本也很高。我们怎么样能够把内耗减少一些,让珍贵的人才和资源能够物尽其用。

对于人工智能创业者,他提出三点建议:

另外一方面,中国也是一个竞争极其激烈的市场,一片蓝海蓝不了多久就变红。我们作为投资机构一方面希望自己去发觉新的机会,另外一方面也非常关注我们所选中的这家企业能不能在即将到来的激烈竞争中依然保持自己的优势。

乐华伟:现在看人工智能项目,关注哪些点?还有哪些红海之外的一些项目。

乐华伟:能否给人工智能或者企业服务创业者一些建议。

“维持住乡村内生动力,把它激发出来,进而培育和保护,需要有一个环境,我管它叫‘村庄共同体’建设。”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系主任周飞舟称,也就是村庄需要有一个保护性或者是培育性的力量,能使得村民有活干,而且还愿意去干活。

焦梦津:关于寻找蓝海市场,我个人对蓝海市场的看法,基本上一个核心就是需求目前还是大于供给。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需求确实是新的,之前很少呈现,所以在这里面的玩家很少。第二种是需求本来就存在,但是有一些外部影响让这个需求扩大了,导致供给不足,又创造一个新的蓝海。

另外今年在疫情期间,我们投了一家营销自动化公司,它是做AI大数据自动营销,这个话题其实已经谈论了近10年了,但市场一直都是不温不火。到了今年,在疫情和整个经济环境的双重作用下,很多企业突然发现自己对数字化精准拉新和不断运营存量客户的需求突然变得更加紧迫,使得整个市场的盘子变大了。虽然这里面已经有一些玩家,但是相对现在快速增长的需求而言,我认为这也是创造了一片蓝海。

互换规模由原来的4000亿元人民币/4700亿港元扩大至5000亿元人民币/5900亿港元,有效期五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

焦梦津:我有两个建议,第一个稍微宏观一点,第二个具体一点。第一个因为我发现很多人工智能企业的创业者,尤其是老板,很多都是技术出身,很多都是技术大拿,习惯从技术角度思考问题,拿着锤子找钉子。我觉得作为创业者而言,应该把身份转换过来,更应该是去研究需求、理解需求。

以下为圆桌论坛分享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冯仕政提醒,当下中国社会转型与乡村变迁有多重表征,包括“外循环”打破“内循环”、乡村生活的动摇与更替、人口与文化的代谢、乡村合作的断裂、商品化的社会交往等,但乡村生活有其自成一体的逻辑,社会建设需因势利导。

乐华伟:在人工智能行业发展过程中,很多创业公司也走了不少弯路,作为投资者,过往在看项目过程中有遇到哪些“坑”吗?

焦梦津:因为AI技术的问题,需要训练的数据集,需要针对场景的优化,甚至有一些硬件上的“know how”。其实我在看项目过程中发现,挺多AI项目想要跨领域拓展,其实比想象中难很多。像工业监测领域,设备长的一样、原理也一样,但是真正深入到不同产业,面临不同客户,客户的诉求和你能力的输出差异是非常大的。我觉得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坑,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我们在早期的时候,如果这个公司它的核心市场规模比较小,这个公司很快就能摸到天花板,后面要靠横跨行业实现下一步的成长,这个还挺容易掉到坑里的。包括创业者在内,早期在选择核心市场的时候还是要比较小心一些。

一是,创业者在早期选择核心市场的时候应该更加谨慎一些。在过往看项目过程中,焦梦津发现,很多AI项目想去跨领域拓展业务,但比想象中难很多。在他看来,如果一家公司的核心市场规模比较小,它很快就能摸到天花板,后面要靠横跨行业实现下一步的成长,这样很容易掉到“坑”里的。

二是,由于许多人工智能创业者多是技术出身,习惯从技术角度思考问题,他建议创业者应该把身份转换过来,去研究需求、理解需求。“满足需求的手段几乎是无限的,永远在变化,这几年是AI,再过几年会是什么谁都不知道。但是这个需求是非常有限,而且是非常稳定的。如果我们能把这个需求理解清楚,就可以以不变应万变。”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陈涛看来,各种外部资源投入虽然很重要,但决定性的因素仍是乡村内在的动能。所谓外因是条件,内因起决定作用,进而乡村以人群为基础,形成有文化价值内核、有自我造血功能和内生活力、有机体行动能力的共同体。

10日,由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承办的“服务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社会学——北京市社会学学会2020年学术前沿论坛暨常务理事会会议”召开,特邀嘉宾和青年学者们在会上探讨了相关议题。

其实中国是一个非常动态的市场,变化非常多,像这种新的需求的出现,需求的改变,我认为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

“乡村振兴的实质是重建富有生机与活力的乡村共同体,使之成为有吸引力的美丽家园。”陈涛补充道,为实现这一目标,应该大力发展乡村的教育、科技、医疗卫生、体育、文化等社会性基础设施,其重点在于植根乡土、立足农民需求,要采用政企社合作、新老乡民共建共管共用的方式,与乡村社会资本培育和发展同步,以乡土价值重建服务于乡村振兴。

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麻国庆则将视角聚焦到民族企业乡村振兴上。“在民族地区的乡村振兴里面,文化主体性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民族地区的乡村振兴离不开文化主体性塑造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铸造。”(完)

可以举两个最近投资的例子,去年我们投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叫做踏歌智行,它跟传统做自动驾驶的公司不太一样。传统自动驾驶大部分的企业主要是集中在开放公路以及简单园区的自动驾驶,踏歌智行做的是矿山自动驾驶,包括露天煤矿和金属矿等。为什么会有这样需求出来?首先是因为这几年由于矿车司机招工难度在急剧上升,带来整个管理成本增加。其次是安全隐患带来的隐性成本增加,使得这些场景对自动驾驶的需求突然变得急迫起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王春光指出,外部力量的进入和内生发展机制动力的重新塑造,可能是乡村振兴要考虑的问题。内在的一些文化、社会基础,需要外部的力量通过合适的、合理的方式进入才能激发出来,保持其发展。

三是,在整个融资环境及经济大环境下,创业者应该在研发管理上做的更加精细一些。因为AI企业大部分研发成本很高,人才很贵,研发过程中涉及到其他的成本也很高。所以,企业应该思考怎么减少一些内耗,让珍贵的人才和资源能够物尽其用。

而现在这个领域有积累的企业,包括在客户资源等有多年积淀的公司是比较少的,所以就创造出一片新的蓝海。

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猎云资本、企业管家、猎云财经、锐视角协办。峰会以“AI UP!”为主题,聚焦人工智能产业的应用,通过展示多领域多维度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以及分享讨论AI在不同场景中最新落地应用,展现人工智能产业落地应用的最新成就;并围绕人工智能产业的“进击”与“破圈”,探讨AI技术如何为产业赋能。

他认为,在一个动态的市场里,需求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在一个竞争极其激烈的市场里,一片蓝海蓝不了多久就变红。作为投资机构,一方面他希望能去挖掘出新的机会,另一方面,也非常关注所投资的企业能否在市场竞争中保持自己的优势。

双方认为,货币互换协议的续签有利于维护两地和区域金融稳定,便利两地贸易和投资,推动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发展。(完)